Akira

只要梗带感,什么西皮都吃

【贱虫】装B需谨慎【5】

我也开始觉得自己有毛病了。

“小蜘蛛,我好像真的病了。”

被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打断了怒火,小蜘蛛双手还插在腰上,样子有点滑稽:“啊?”

我指指自己的头:“我现在脑子晕晕乎乎的,额头发烫。”又摸摸自己的胸口,“心跳砰砰砰的,好响的声音。”

我伸出手掌:“你来摸摸,隔着紧身衣都能摸出来,我全身都发烫。”

小蜘蛛慢慢地,试探性地向我伸出手。他的指尖刚刚碰到我的掌心,就被一把攥住,一声惊呼后被我狠狠用力拉进了怀里。

怀里的人比看上去要结实一些,腰身劲瘦有力,翘臀坐在大腿上的感觉比我想象得还要棒,巴掌打在脸上的感觉也比我想象得要疼QAQ

“你又骗我!”

我只是加大了力气从背后搂紧他,把脸埋进小蜘蛛的颈窝,贪婪地吸了一口。

不是Alpha,不是Beta,不是Omega,什么味道也没有。

但是透过纤维材料的温暖感觉,让我忍不住用鼻尖蹭来蹭去。

小蜘蛛一个肘击,我差点一口血吐在他身上。不亏是我亲眼见过能徒手停公交的小虫啊,这个力道够酸爽!

“你够了没有!赶紧放开我!”他真的急得声音都变形了:“刚刚还说什么喜欢的人是Peter!我呸,你这个花心大萝卜!”

Peter……

我松开了双手。

他显然没想到我真的会这么爽快放手,一下子惊讶得睁大了眼睛,甚至没有第一时间从我大腿上跳起来。

“虽然小蜘蛛你的屁股天下第一棒啦,但是哥喜欢的是Peter哦,你还想坐的话也不要被记者拍到,不然我很难跟我男朋友解释的~”我冲他摆了个无辜的表情,眨了眨眼。

小蜘蛛蹦起来的姿势就像哥的大腿突然变成了仙人掌。

“你你你你你怎么能无耻到这个地步!”他气得胸膛一起一伏,“明明是你故意拉我过去的!你还骗我说你病了!”

“我确实病了,还是说你刚才忙着内心激动尖叫小鹿乱撞,没有注意到我全身不对劲的高温?”

“……”他一时语塞,然后放轻了语调:“你……不会对蛛丝过敏吧?”

“那不能。哥只对绿色的紧身衣过敏~”

“不过也有可能是你的信息素让哥过、度、敏、感了,小甜心~”抛了个媚眼:“今晚我可能会睡不着觉哦~”

“不可能的,”小蜘蛛假装没有听懂我的荤段子,严肃地回答:“我的制服是特殊设计可以隔绝信息素的,蛛丝也不含任何信息素的成分。”

难怪我闻不出小蜘蛛到底是什么味道。

“我猜你是糖果味儿的~”

“什么?”

“因为你刚才尖叫的声音像个小姑娘~”我乐呵呵地哼起来:“What are little girls made of ? Sugar and spice and all that’s nice~”

现在我另一条大腿也被粘在长椅上了。

“小姑娘现在要回家看动画片了,怪蜀黍在这里花两个半小时等蛛丝化掉吧~”小蜘蛛利落地拍拍手,准备走人。

    “拜托了,纽约市民的好邻居先生,”我哎哟哎哟地叫唤起来,“这边的这位无辜市民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助~”

这话倒不全是假的,哥真的额头发烫得厉害,眼前也越来越模糊。

狼来了的故事果然没错,小蜘蛛这次根本不信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双腿不能动,我只能以艰难的姿势勉强靠上旁边的扶手,冰凉的铁扶手贴在脑门上,支撑我的思维勉强运转着。这是怎么回事?光头的刀有毒?那我当场就该发现了。中午吃的玉米卷不新鲜?也不该是这个症状啊……话说待会记者来采访的时候哥这个双腿不能动的样子岂不是很尴尬,万一被认成X学院的老光头咋办?要不干脆把腿给砍了,然后打个车回去吧?可是这样就会错过上新闻啊,Peter会不会不信我?Peter的味道甜甜的,就像糖果一样~What is Peter made of?Sugar and……

脑子里响起的旋律好像真的带来了糖果和香料的味道,还有温暖的怀抱触感。哥现在想抱住我的宝莉玩偶躺在床上吮手指。宝莉的手感为什么这么好,好暖和好柔软,Peter?是你吗?

哥睁开眼睛。

小蜘蛛正以一个非常尴尬的姿势被哥死死搂住。并且哥真的在吮手指——他的手指。

一时觉得这可能是在梦里,忍不住顺势咬了下去。

“嗷!”小蜘蛛一把将我掀开,上下飞快甩着手,“你这得的是狂犬病吗我的天!会不会传染啊~”

“好心的先生,善良的天使,是你把这只可怜的小沙皮狗送进了医院,对不对?”我摆出最无辜的狗狗眼,冲着小蜘蛛摇起尾巴。

“嗯……”小蜘蛛有点别扭地应了一声:“我没想到你是真的病了。我只是稍微有点担心,回来看看,就看到你晕倒在长椅上……”

他拖了把椅子在床边坐下,表情凝重。“医生说……”

“该不会又是癌症?”我都要笑了,“第二次?”

“说你是打了过量的非正规抑制剂产生的副作用。”

妈的我这就去踢烂威瑟这傻逼的屁股。

“你……为什么要装B?”小蜘蛛抬起头来,看着我的眼睛,真诚地发问。

Emmmmm……好问题啊。

 


评论(1)

热度(42)

  1. Akira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走一波走一波